一場大雨之後,台北市民的生活就此改變。

 

第一時間的震驚加上之後每一次踏入車廂內的緊繃感,我原以為這就是恐懼的全貌了,但直到七天之後,我才開始明白那個最底層的恐懼來自何處。

 

我有時候認為台灣人有點天真,有點遲純,還有點容易上當。但我又經常覺得這或許是來自一個不算太糟的特質,姑且稱它為「善良預設」。字面上的涵意就是在心裡預設大多數人所做的事情都是出於善意的。

 

這種對於陌生人的信任感,有時候不太妙,它總是讓台灣人行動緩慢、亂開玩笑、忘記拔車鑰匙、習慣把一切交給政府不過問,還有害我們成為跨國詐騙集團的首要目標。甚至,搞不好也是它害我們在屠殺者出現的第一時間因懷疑殺戳的真實性而不敢採取行動。

 

但是另一方面,「善良預設」讓我們可以穿著任何誇張愚蠢毫無品味的衣服走在路上,讓老外在亞洲找到一個親切熱情的地方,讓我們因為國際性的友善而驕傲。「善良預設」讓我們可以放心地微笑、放心地給予陌生人必要的幫助、放心地接受他人的幫助。「善良預設」讓一切變得有趣,讓這個世界不會與你為敵。

因為在「善良預設」之下,人們可以感受到善意,並傾向於用同樣的態度對待他人,善意不斷地反射而成為良性循環。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善良預設」替許多不容易獲得主流認同的人們,保留了一點點好不容易的生存空間,讓這個充滿偏見、歧視、刻板印象的島國,在無形之中,多了一點包容力。

 

「善良預設」讓每一個人的日子都變得好過一點,即便在我們時常忽略的角落亦然。

 

可怕的事情都是令人難過的意外,異常的事情最多也只會讓人覺得「非常奇怪」。在這之前,一直都是如此的。

 

直到事發後第七天,我在同一天內看到兩篇同樣發生在悲劇之後,卻天南地北的新聞。

 Rampage Victim  

槍擊案受難者父親:懦弱政客的不做為害死我兒子

Richard Martinez的兒子於加州聖芭芭拉槍擊案遭到殺害,在這段期間的訪問中,他告訴華盛頓郵報他希望能和嫌犯Elliot的父親Peter Rodger見面,一起想辦法阻止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我聽到槍手的父親說要傾盡一生之力阻止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這一點,我與他同行。我們同為人父,同樣深愛自己的孩子,也同樣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第二篇新聞,是在28號晚間的即時消息。

【更新】捷運上砍人烏龍乘客受驚嚇跌倒   即時新聞   20140528   蘋果日報  

【更新】捷運上砍人烏龍乘客受驚嚇跌倒   即時新聞   20140528   蘋果日報 (1)  

 

原來真正讓我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一直以來由文明與和平所累積的系統受到更動了,「善良預設」不再是普遍,或者該說,某些族群在非理智的恐懼下被排除在預設之外了。

 

我想起淡水街頭那對著空氣罵六字經的大聲婆婆、行李很多總在捷運站講勸世經要高中生們早點回家的婦人,還有好久不見的劍玉阿伯。原本因為見怪不怪而得以和路人相安無事的他們,預設值是不是也要被變更了?

過去若在一百人當中有一人主張要驅離他們,我相信至少有九十人認為這沒有必要,甚至要上前制止的。

 

我很怕我所習慣的,曾讓我們彼此好過的,「就此改變」。

明明不是前進而是後退,卻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至少系統還原?

 

5Hes-not-exactly-a-lap-kitty  

Panic makes you drowned, but fear keeps you sober.
恐慌會淹沒你,但恐懼將使你清醒。

全站熱搜

花生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