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和大家介紹一下全新的生活態度:



準時吃早餐。

這是我放寒假至今還沒有身體力行過的living code,從今天早上開始振作。





準時吃早餐的好處多多,第一個好處就是:







可以準時吃午餐。



早餐跟午餐本來就是在甘特圖上不可重疊的兩道流程。你可能會用「早午餐」這個字眼來反駁我,然而,「早午餐」在邏輯學上和「早餐」抑或「午餐」都是截然不同的東西。道理很簡單:你在吃早午餐的時候,絕對不會吃一份早餐加一份午餐。換句話說,你11點才起床,當下你只能選擇兩者之一,而不會在吃完喜瑞兒配牛奶之後,還硬要嚥下一份排骨便當。

所以,請準時吃早餐,如此一來才能準時吃午餐。



第二個好處就是:







想也知道,可以準時吃晚餐。





不要以為我這是廢話,這個原則請你把它當作生命的意義在看待,尤其是當你購買飯店餐卷或是美國學生餐廳的weekly meal plan。這時如果你打亂了自己早、中、午三餐的順序,可能就會導致錯過了其中一餐、兩餐,甚至是三餐的供應時候,更別提你晚了點就只能撿人家不要的鍋邊食物,或是放到發黃的罐頭波菜。如果以每餐7塊美金計算,遺漏一餐以現金匯率計就是224元台幣,三餐就是672元;假設你沒那麼衰,頂多錯過兩餐,那麼一個星期下來就浪費了3136元;如果你整個星期作習都不正常,那麼以你這副彈性疲乏的生理時鐘過活,下個星期也不會好到哪去,一個月下來你已經白白砸了一台iPhone了。



再來,第三個好處就是:





可以在吃完早餐之後看到HBO播的《烽火傳真》這部電影,當然這是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如果你和我平常一樣把它睡過去,


喔,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言歸正傳,我承認我的導言長了一點。

 

undefined


《烽火傳真》講述的是一群CNN記者在美伊大戰前夕深入一觸即發的巴格達戰區,想盡辦法挖掘所謂的「好新聞」,不但在伊拉克官方的阻撓下因此踢盡鐵板,更漸漸迷失了記者的自覺,但最後仍然在團隊的支助下完成了「羨煞全世界記者」的徹夜連線報導(不然也不會成為好萊塢翻拍的題材,要拍成電影,一定要是成功結局,美國人不拍Loser片)。


團隊中的兩位長久合作的拍檔,羅勃溫納與英格麗,恰好反映了記者角色的兩種價值觀。羅勃總是充滿理想,在被派來巴格達的期間,不斷想促成美伊的和平溝通,一心相信兩者之間還有停戰的可能,而希望就在身為媒體人的自己身上;對於採訪,他認為無法「解決問題」,就不是一個好的新聞報導。

相反的,英格麗是一個現實的代表,她只在乎報導是否完整呈現,並不認為新聞應該對現況有所助益,記者只要本份,客觀公正,不需投入在戰事協商上。

他們時常對於「好新聞」的定義提出質疑,並且發生爭執,有時在齊聲為共同努力的報導辯護之後,又會忍不住反問自己,這究竟是不是「好新聞」?

在他們錄製了一則人為製造出來、平淡無奇的群眾事件之後,毫無阻礙地通過了伊拉克政府嚴密地審查,並順利在美國以及全球各地新聞網播出。

“This is not a good story.”
“This IS a good story.”
“No, it’s not. It didn’t solve the problem.”
“Rob, you don’t need to solve the problem. All we need to do is show them the problem.”




記者要做的決策,和各行各業都差不多——自己,或沒有自己。

就這樣而己。







講到這裡,不多說我也該去吃晚餐了。

 

全站熱搜

花生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