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算活到了二十歲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地迷失自己,不成問題。而且一旦迷失,到三十歲還不一定找得回來。


『大家好,我是阿洪。』『我是土豆。』


最近不知道是為了論文太專注在看最大黨還是怎樣,每次打網誌的都會莫名地依照阿洪之聲的格式發展。



今天探討的議題是迷失。


構成迷失的首要條件是:擁有。


你一定要先擁有一些什麼,才會唏哩嘩啦【註一】地把它給迷失掉。

換言之,如果你一貧如洗,就很難失去某些東西。除非你在兩袖清風的同時還硬要懷著理想和希望,也就是某些和金錢一樣的揮發性物質【註二】,那麼你就構成了迷失的第一個要素。


不同的地方在於,只要你丟了錢,除非你把它燒掉,否則一定會有某個人得到那筆錢,可能是做仲介的,可能是賣豆花的,可能炒股票的,可能掏空公司或是打假球的。理想或是希望,在另一隻手上(on the other hand),卻是你失去了而不能回收或是換另一個人利用的。錢,可以從別人口袋裡賺回來;但是失去另外兩個東西卻不能靠亂翻別人抽屜來補救。



把錢賺回來的方法有很多種,用偷的、用搶的、用騙的、用賭的、賣魯肉飯、投資期貨、買賣外匯、清潔打掃、家庭代工、進口牛肉,各種管道都能讓你從中獲利。


但是,很少人知道怎麼把理想和希望賺回來。失去理想叫做庸錄,失去希望叫做絕望,失去男朋友叫做覺悟。講到這裡,接下來應該要教大家怎麼把回這兩個東西找回來。


……阿我如果知道還有必要打這篇網誌來靠夭嗎?


這個問題我想破頭,始終沒有一個完善的解決方法。不過用文字,搞不好我會像達爾文一樣理出一點什麼頭緒。我們已經知道它並不是一個可以從別人那裡抄抄過來,或是肯求他人施捨來獲得的東西。如果理想是要改變現狀,那前提就是要找到一個迫切需要被革新的點。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講什麼,不如就讓這篇文章莫名地結束吧。



【註一:唏哩嘩啦和霹靂啪啦是兩個我本身經常使用的詞,基本上象徵任何過程繁雜但是必然發生,只是不便在此複述的事件。相當於英文的Anyhow。】

【註二:揮發性在這裡代表任何無法永存的東西,例如揮發性記憶體就是一切斷電源內容就會跟著消失的記憶體。】


想要慢慢開始善用註解,根據《如何閱讀一本書》,讀者在字義上一定要先跟作者達成共識,才能瞭解作者的論點和主旨。雖然這兩個高水平產物沒有出現在這篇文章裡,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從達成字義共識開始,再慢慢經營進一步的關係。

如果你覺得自己完全看不懂這篇是在講什麼,那正是我的本意。
我打算開始從事寫一些「每句話都要看兩三遍才懂」的文章,藉以製造有深度的假象。

全站熱搜

花生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